贊助商連結

我的眼鏡留在亞得里亞海:楔子

話說 95 群長年會的國際活動分享時間,有一組就是介紹 Roverway(歐洲區羅浮大會) 的活動。2003 年第一次舉辦,三年一次,剛好 2006 年就是第二次 Roverway,這一年的 Roverway 是在義大利舉辦。

此時的我不禁心動了一下,但是一想到出國龐大的花費,理性的左腦馬上降低腎上腺的分泌,使我又回到冷靜的狀態。

時間來到 94 學年度下學期開學期間,我在大學認識的正妹好友告訴我 Roverway06 的報名延到 3 月底,同時正妹好友也決定參加 Roverway06,此舉,再度勾動我已平靜的心,理性的左腦與感性的右腦再度陷入交戰,正反雙方進行激烈的辯論,長達3 天的激辯之下,右腦獲勝了。其中的最主要論述為:『我玩童軍也有 8 年了,還沒去參加過國外的露營,同時畢業後應該不會再接觸童軍活動,所以為了不留遺憾,我決定去』,因為這樣,去了。

從 3 月底開始,準備工作就緊鑼密鼓的展開,有人負責設計布章、衣服,有人負責中華文化推廣,有人負責聯繫等,時光如梭,歲月匆匆,看這日期一天一天的接近,心中的忐忑也越來越嚴重,雖然有出過國,不過這麼遠的旅途還是第一次,期待、興奮、緊張,各種心情交雜在心中,時間還是向前走,終於來到出發的前一天。

什麼東西都準備好了,就剩下我的行李了,這次可不是參加個 5 天 4 夜的露營,少了什麼還可以東借西湊一下,該帶的都要帶,同時又要兼顧移動方便性,份量要恰到好處,這可傷透腦筋。整個打包就花了 5 個小時的時間,最後再將行李跟要帶的東西放在門邊,一切就等待黎明的來臨。